http://hannohi.com

木马是什么意思_Linqulo大城小议:请问男同胞,你

大城小议:请问男同胞,你自认是“贤夫慈父”型吗? 大城小议:请问男同胞,你自认是“贤夫慈父”型吗? 2020-01-09 18:59:26 羊城晚报羊城派客户端

1月8日,《2020年婚恋家务观报告》发布,数据显示,63.5%的年轻人主张家务平等、平均分摊,过半认同“分工式婚姻”。但在择偶时,多数男生依然喜欢“贤妻良母”。

同时,不同区域呈现出不同的家务观,超60%北上广深女生不认同自己是贤妻良母,而县城青年则更多要求女性多承担家务。

别再说女性不认同“贤妻良母”了

先问问男性认同“贤夫慈父”不?

文/何晶

年关已近,婚恋话题又将成为餐桌上的热门选项。近日发布的《2020年婚恋家务观报告》称:“北上广深八成女生不爱干家务,63.3%不认为自己是贤妻良母。”

先说干家务这事儿。所谓“男主外、女主内”,中国家庭家务不平等的状况可谓历史悠久。如今世道似乎变了,报告称63.5%的年轻人主张家务平等、平均分摊,过半人认同“分工式婚姻”。

实际上,无论是否一线城市,也无论女性还是男性,天生爱干家务的一定是少数。单单拎出“北上广深八成女性不爱干家务”来说事儿,怎么看怎么像又一道给女性的隐形舆论枷锁,怎么就不写全国几成男性不爱干家务呢?

再来说说贤妻良母。看到这则新闻时,我特意查了查资料,“贤妻良母”这个说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为什么很少说“贤夫慈父”?

20世纪以来,中国历史上有过5次关于“妇女回家”的讨论。20世纪30年代,由于战乱,蒋介石提出“新生活运动”,号召女性回到家庭做“贤妻良母”,由此引发第一次争论。

到了1940年7月,女作家端木露西在重庆版《大公报》发表文章《蔚蓝中的一点黯淡》,重新提出妇女不要参与社会政治活动,要回家做“贤妻良母”,号召妇女“在小我的家庭里,安于治理一个家庭”。

这篇文章很快遭到邓颖超的批评。当年8月,邓颖超发表文章《关于<蔚蓝中的一点暗淡>的批判》,强调妇女解放是争取民族独立解放的一部分,号召中国妇女做抗日先锋模范,做国家的良母、民族的贤妻。

2020年了,报告称58.7%的男性在择偶时希望对方是“贤妻良母型”,而北上广深的女性有63.3%不认为自己是贤妻良母。同时被忽略的一组数据是,有56.4%的女性在择偶时希望对方是“爱家顾家暖男型”。如果换个说法,是不是可以说,大部分女性也希望配偶是“贤夫慈父”?

那么,为什么只问女性是否认同贤妻良母,怎么就不问问男同胞们呢??

六成以上女性不认同自己是贤妻良母,我认为这是不愿意将自己的价值放置于性别和家庭的评价体系,在身份认同上,她们更在意自己真正的主体价值。进一步说,如果说“贤妻良母”约等于“82年生的金智英”,我想百分之百的女性不会愿意自己重蹈覆辙、患上精神分裂。

在不认同贤妻良母的同时,报告称这六成女性认为自己是新时代女性。潜台词是将贤妻良母和新时代女性放置于二元对立面。拜托不要再给现代女性下陷阱了!

新时代女性可以在职业上独当一面,同时也是温柔的妻子,称职的母亲;女性也可以选择为养育孩子、照顾家庭而放弃职业发展;女性当然也可以选择不结婚、不生育……无论是哪一种,现代女性都应当有其自主选择的自由。(更多新闻资讯,请关注羊城派 pai.ycwb.com)

@喵喵喵无语:不要夸我以后会是贤妻良母,你才贤妻良母,如果可以,哪个女生不想被自己心爱的人宠成毫无自理能力的小公主?!

@夏之琥珀川:男的只需要“顾家”,女的却得“持家”。能不能有个“贤夫良父”选项?

@CatchUp性别姐妹儿:“贤妻良母”专门限于男权社会用以作为束缚妇女,是旧社会男性的片面要求,它是一个压迫妇女的产物。凡是主张贤妻良母的国家,其妇女在社会上一般的是没有政治地位的,而这些国家也永远保持看男权社会的浓厚传统。

@INWEED:谁不想要两手一摊,有个给自己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睡觉的免费保姆呢,别说男生,就是我是女生我也想要啊。但争着去当的女生就奇了怪了。

@RebeccaMcConaughey:都2020年了,才六成吗?

@叶三岁只有三岁 :女生在妻和母的身份之外,本身是和男性一样是独立的人。而且女人是多么美好的生物,不应该囿于厨房与灶台。

@吟游的泡芙酱 :我可以是贤妻良母,但你不能希望我是贤妻良母。

@摇铃铛:纪录片《宵夜江湖》里有次讲到一个开烧烤摊的姑娘,有熟客夸她以后会是个贤妻良母,姑娘对着镜头喃喃自语:“贤妻良母,将来是要做保姆的。”你品,你细品。

统筹 | 纪映云本期主持 | 孙磊来源 | 羊城派责编 | 胡晓倩审签 | 江文华实习生 | 徐颖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